律師文苑
 
未成年人(rén)充值有沒有法律效力?

 

 

因為疫情,全國(guó)所有的學校都(dōu)暫停授課,但是“停學不(bù)停課”,于是大量網課、直播課向雨後春筍,挨挨擠擠的湧現出來。

因為網絡課程都(dōu)需要電子設備播放,所以手機、筆記本電腦也(yě)就(jiù)落入“熊孩子”的手裡。脫離(lí)成年人(rén)的控制(zhì),風險也(yě)随之而來。很(hěn)多電子軟件(jiàn)絕大部分充斥著(zhe)廣告鍊接,尤其以遊戲廣告居多。沒有門檻限定的用戶注冊、吸人(rén)眼球的畫(huà)面設計(jì)等等,牢牢地(dì)(dì)抓住未成年人(rén)的注意力,一(yī)旦進入遊戲,貪玩(wán)時間少(shǎo)則幾個(gè)小時,多則數十小時。

遊戲廠(chǎng)商為了鎖住用戶,剛剛進入遊戲時操作難度及提升等級都(dōu)很(hěn)容易,随著(zhe)玩(wán)家追逐遊戲身份等級越高,所需要的裝備标準也(yě)就(jiù)越精良。單靠挂機時間不(bù)足以有效滿足,此時就(jiù)需要花(huā)錢購買遊戲裝備以提升身份等級。那麼在衆多充值的隊伍中(zhōng),也(yě)存在很(hěn)多未成年人(rén)玩(wán)家,此時這些(xiē)“熊孩子們”拿著(zhe)爸爸媽媽的手機充值的行為是否有效?如果無效,那充值的錢家長(cháng)是否可以要回?向誰追索?

  一(yī)、未成年人(rén)在遊戲中(zhōng)充值屬于什麼行為?

由于我國(guó)現行合同法中(zhōng)并未規定遊戲充值屬于哪種具體(tǐ)合同。但根據《合同法》第174條的規定法律對于其他(tā)(tā)有償合同有規定的,依照(zhào)其規定;沒有規定的,參照(zhào)買賣合同的相(xiàng)關規定。另,《最高人(rén)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案件(jiàn)适用法律問(wèn)題的解釋》第45條第2款規定權利轉讓或者其他(tā)(tā)有償合同參照(zhào)使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的,人(rén)民法院應當首先引用合同法第174條的規定,再引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實踐操作中(zhōng),此類糾紛有的被認定為網絡服務合同糾紛,也(yě)有的被認定買賣合同。作者同意第一(yī)種觀點。

按照(zhào)現行法律規定,當用戶将其充值請(qǐng)求通過網絡手段向服務提供者發出交易的要約,遊戲服務商通過發送短信或者郵件(jiàn)的方式對用戶的充值要約進行确認,在用戶确認信息到達服務提供者的系統之時即完成要約,遊戲服務提供者發出的支付請(qǐng)求到達用戶時則視為服務提供者進行了承諾,此時法律對雙方的行為界定為合同成立且生(shēng)效。

二、未成年人(rén)充值行為效力如何認定?

但是如何認定“用戶”是未成年人(rén)的呢(ne)?根據《民法總則》第19條規定,“8歲以上的未成年人(rén)為限制(zhì)民事行為能力人(rén)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由其法定代理人(rén)代理或者經其法定代理人(rén)同意、追認,但是可以獨立實施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相(xiàng)适應的民事法律行為。及第145限制(zhì)民事行為能力人(rén)實施的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精神健康狀态相(xiàng)适應的民事法律行為,有效實施的其他(tā)(tā)民事法律行為,經法定代理人(rén)同意或者追認後有效。以及《合同法》第47限制(zhì)民事行為能力人(rén)簽訂的合同,經法定代理人(rén)追認後,該合同有效,但純獲利益的合同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精神,健康狀況相(xiàng)适應而訂立的合同,不(bù)必經法定代理人(rén)追認。的相(xiàng)關規定。

根據前述規定,對其行為的有效性需要結合未成年人(rén)的實際年齡和充值金(jīn)額進行分析。在日常生(shēng)活中(zhōng)未成年人(rén)在實體(tǐ)店鋪消費時,如未成年人(rén)消費金(jīn)額較小,如幾元、十幾元的,可以認定該行為與未成年人(rén)年齡、智力相(xiàng)适應,其行為符合法律規定,則為有效民事行為。反之,則超過其行為能力的,如其法定監護人(rén)或法定代理人(rén)事先未同意、事後未追認的,則其行為将可能被認定無效。但如在電商平台或網絡遊戲中(zhōng)充值的,服務提供商通常難以通過網絡信息認定消費者是否具有與其年齡、智力、精神健康狀況相(xiàng)符合的行為能力。因此,未成年人(rén)的充值行為,尤其是涉及金(jīn)額較大、甚至是巨大時,我們還有再次區分該未成年人(rén)是限制(zhì)民事行為能力人(rén)還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rén)。無民事行為能力人(rén)遊戲充值行為自(zì)始無效。限制(zhì)民事行為能力人(rén)遊戲充值行為,應當區分其遊戲充值的數額是否屬于其年齡智力能夠認識和處置和範圍。

根據《國(guó)家新聞出版署關于防止未成年人(rén)沉迷網絡遊戲的通知》第三款規定網絡遊戲企業(yè)不(bù)得(de)為未滿八周歲的用戶提供付費服務;8周歲以上未滿16周歲的用戶單次充值金(jīn)額不(bù)得(de)超過50元人(rén)民币,每月充值金(jīn)額累計(jì)不(bù)得(de)超過200元人(rén)民币;16周歲以上未滿18周歲的用戶,每次充值金(jīn)額不(bù)得(de)超過100元人(rén)民币,每月充值金(jīn)額累計(jì)不(bù)得(de)超過400元人(rén)民币。因此,如果未成年人(rén)進行遊戲充值符合該規定的,應當認定該處分行為有效,如果超出該範圍則應當認定為無效或者效力待定,須其法定監護人(rén)或法定代理人(rén)進行追認發為有效。若法定監護人(rén)或法定代理人(rén)未作表示的,則視為拒絕追認,合同自(zì)始無效。

三、未成年人(rén)充值是否可以追回?

上文提到,未成年人(rén)的充值行為需要區分不(bù)同情況,如存在行為被認定無效的,此時可依據據《合同法》第58條規定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後,因該合同取得(de)的财産,應當予以返還;不(bù)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yī)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遭受的損失,雙方都(dōu)有過錯的,應當各自(zì)承擔相(xiàng)應的責任。未成年人(rén)充值并未得(de)到法定監護人(rén)或法定代理人(rén)的同意或者追認的情況之下(xià),遊戲服務提供方應當返還财産,有過錯的應當承擔賠償對方損失的責任。實踐操作中(zhōng),大部分關于未成年人(rén)網絡遊戲充值糾紛的案件(jiàn)判決都(dōu)讓未成年人(rén)的家長(cháng)或者其監護人(rén)承擔的一(yī)定的責任。

但是在實踐中(zhōng)還存在一(yī)個(gè)問(wèn)題,那就(jiù)是民事案件(jiàn)中(zhōng)的舉證責任問(wèn)題。根據《民事訴訟法》第64條規定當事人(rén)對于自(zì)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及《最高人(rén)民法院關于适用的解釋》第90條之第二款當事人(rén)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bù)足以證明(míng)其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rén)承擔不(bù)利後果

如果家長(cháng)主張自(zì)己的孩子進行充值時,其行為超出其能力範圍從而請(qǐng)求法院認定充值行為無效,同時一(yī)并要求返還充值金(jīn)額時,則家長(cháng)就(jiù)須舉證該充值行為是由未成年人(rén)獨立完成。家長(cháng)需要對其進行證明(míng)時可以通過以下(xià)幾個(gè)方面:

如,所使用電子設備充值的時間正好與孩子課程時間吻合或在一(yī)定期間發生(shēng)時,爸爸媽媽還能提供當時自(zì)己不(bù)在場的證明(míng)。又如,充值的某款遊戲比較符合孩子的年齡特征和興趣特征。例如有兒童動漫角色等。同時,我們還可以提供充值記錄及發現充值行為後及時與第三方支付平台、金(jīn)融機構溝通的記錄等等。以此來證明(míng)充值行為沒有經過法定監護人(rén)或法定代理人(rén)的事前同意、事後追認。

因此,想要杜絕此類事情的發生(shēng)不(bù)僅僅需要完善的法律,還需要家庭、學校、社會(huì)的共同努力,引導、關愛,尤其是及時矯正未成年人(rén)的不(bù)良習(xí)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