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文苑
 
建築工(gōng)程非法轉包及違法分包問(wèn)題法律研究

     建築工(gōng)程非法轉包及違法分包問(wèn)題法律研究

   建築工(gōng)程的發展在我國(guó)國(guó)民經濟的發展中(zhōng)有著(zhe)舉足輕重的地(dì)(dì)位。新時代背景下(xià),建築工(gōng)程企業(yè)不(bù)斷增加,從業(yè)人(rén)員數量及其龐大,行業(yè)競争日益激烈,部分企業(yè)為了确保自(zì)己能夠中(zhōng)标項目或者因為自(zì)身的施工(gōng)實力不(bù)足,而采取非法轉包及違法分包的手段,這直接導緻工(gōng)程質量、施工(gōng)工(gōng)期和施工(gōng)安全難以得(de)到保障。建築工(gōng)程行業(yè)是一(yī)個(gè)關乎民生(shēng)的行業(yè),想要該行業(yè)健康發展,就(jiù)要切實解決工(gōng)程企業(yè)存在的多方面的問(wèn)題。這些(xiē)問(wèn)題,通常需要法律上的管控和制(zhì)裁。我國(guó)已經頒布了《建築法》《招标投标法》《合同法》等相(xiàng)關法律,以及《建築工(gōng)程質量管理條例》《招标投标法實施條例》等法規,初步構建起比較全面的法律體(tǐ)系。建築企業(yè)必須嚴格在法律、法規以及相(xiàng)關政策構建的框架之下(xià)規範施工(gōng),杜絕非法轉包和違法分包的違法違規行為,才能确保工(gōng)程質量與施工(gōng)安全。

    承包人(rén)在承包工(gōng)程以後又将任務轉讓給第三人(rén),原承包人(rén)不(bù)再進行施工(gōng)作業(yè),我們将之認定為轉包。《建築法》第二十八條規定:禁止承包單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築工(gōng)程轉包給他(tā)(tā)人(rén),禁止承包單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築工(gōng)程肢解以後以分包的名義分别轉包給他(tā)(tā)人(rén)。顯然,第二種肢解發包做(zuò)法更為隐蔽,危害也(yě)更加大。因為肢解後的工(gōng)作任務,在被多個(gè)轉包人(rén)承接以後每個(gè)轉包人(rén)都(dōu)要攫取利潤,逐利的過程中(zhōng)往往伴随著(zhe)偷工(gōng)減料、不(bù)按規範施工(gōng)、壓榨安全文明(míng)施工(gōng)費等情形。打破了合同關系的穩定性和嚴肅性,損害了發包人(rén)的利益,嚴重的破壞著(zhe)建築行業(yè)的秩序。

   分包與轉包的不(bù)同之處在于,轉包是将任務全部或肢解後交由他(tā)(tā)人(rén)進行施工(gōng),自(zì)己不(bù)承擔任何的約定權利和義務。由于建築工(gōng)程是綜合性工(gōng)程,涉及領域繁雜及專業(yè)領域較多,如結構、建築、機電、消防、暖通、給排水等,承包商往往不(bù)具備完全獨立完成的能力。因此,《建築法》通過授權性規範允許承包人(rén)進行分包,并通過禁止性規範禁止違法分包。《建築法》第二十九條規定,建築工(gōng)程總承包單位可以将承包工(gōng)程中(zhōng)的部分工(gōng)程發包給具有相(xiàng)應資質條件(jiàn)的分包單位;但是,除總承包合同中(zhōng)約定的分包外,必須經建設單位認可。施工(gōng)總承包的,建築工(gōng)程主體(tǐ)結構的施工(gōng)必須由總承包單位自(zì)行完成。建築工(gōng)程總承包單位按照(zhào)總承包合同的約定對建設單位負責;分包單位按照(zhào)分包合同的約定對總承包單位負責。總承包單位和分包單位就(jiù)分包工(gōng)程對建設單位承擔連帶責任。禁止總承包單位将工(gōng)程分包給不(bù)具備相(xiàng)應資質條件(jiàn)的單位。禁止分包單位将其承包的工(gōng)程再分包。《招投标法實施條例》第五十九條規定, 中(zhōng)标人(rén)按照(zhào)合同約定或者經招标人(rén)同意,可以将中(zhōng)标項目的部分非主體(tǐ)、非關鍵性工(gōng)作分包給他(tā)(tā)人(rén)完成。接受分包的人(rén)應當具備相(xiàng)應的資格條件(jiàn),并不(bù)得(de)再次分包。中(zhōng)标人(rén)應當就(jiù)分包項目向招标人(rén)負責,接受分包的人(rén)就(jiù)分包項目承擔連帶責任。由此可見(jiàn)我國(guó)法律并不(bù)對分包做(zuò)禁止性規定,隻是不(bù)能将主體(tǐ)部分、關鍵性工(gōng)作分包出去,不(bù)能把任務分包給不(bù)具備相(xiàng)應資格條件(jiàn)的單位,不(bù)能進行分包後再次分包,否則就(jiù)會(huì)被認定為違法分包。根據最高法《施工(gōng)合同司法解釋》,違法分包和轉包合同多被認定為無效合同。在建築工(gōng)程實務中(zhōng),部分承包單位采取內(nèi)部承包的名義規避法律禁止違法分包的規定,部分承包單位以形式上的合法分包掩蓋違法分包的事實。

   現行《建築法》明(míng)确了對建築企業(yè)資質認定和責任追究等內(nèi)容,但對從業(yè)者資質認定和違規責任追究力度不(bù)足。在工(gōng)程實務中(zhōng),證件(jiàn)挂靠的操作并不(bù)鮮見(jiàn),直接導緻了部分不(bù)具備相(xiàng)應資質的人(rén)員,參與施工(gōng)進行違法違規操作,或者不(bù)具備建造師資格的人(rén)員擔任項目經理。筆者甚至在過去的經曆中(zhōng),見(jiàn)到過不(bù)符合報考建造師條件(jiàn)的人(rén)員,利用租來的建造師證書在項目上擔任項目經理職務。這種現象在2018年11月住建部接連下(xià)發了兩個(gè)通知,《關于開(kāi)展工(gōng)程建設領域專業(yè)技術人(rén)員職業(yè)資格“挂證”等違法違規行為專項政治通知》與《住房城鄉(xiāng)建設部等7部門聯合下(xià)發通知專項整治工(gōng)程建設領域“挂證”等違法違規行為》後得(de)到了一(yī)定程度的遏制(zhì)。

   要想最大的程度的從根源上解決問(wèn)題,依然要從立法層面進一(yī)步明(míng)确保修義務履行規定和保險擔保制(zhì)度,敦促施工(gōng)單位管控好工(gōng)程質量。另一(yī)方面,應當進一(yī)步明(míng)确總包單位、監理單位對施工(gōng)單位非法轉包和違法分包的監管和連帶責任的承擔,以此督促建設單位和監理單位承擔相(xiàng)應的監管義務,防止非法轉包和違法分包的現象發生(shēng)。建立工(gōng)程承包退出機制(zhì)。還要加強對《建築法》、《招投标法》、《建築工(gōng)程質量管理條例》等相(xiàng)關法律法規的深度研究,在提高工(gōng)程質量和規範作業(yè)流程的同時,也(yě)能盡量避免工(gōng)程風險的發生(shēng),同時也(yě)有利于促進建築行業(yè)的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