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文苑
 
遲到了23年的不(bù)動産權證書

遲到了23年的不(bù)動産權證書

 

文章(zhāng)(zhāng)導讀(dú):A1996年購買并入住了位于北京市(shì)通州區×小區的房屋一(yī)套,因銷售房屋的房地(dì)(dì)産開(kāi)發公司申請(qǐng)破産,導緻A某遲遲不(bù)能辦理不(bù)動産權證書,A某雖多次前往有關部門,但均未得(de)到解決,最終在北京市(shì)在線律師事務所焦建律師代理下(xià),通過法律途徑捍衛了自(zì)己的合法權益,拿到了本應23年前就(jiù)屬于自(zì)己的不(bù)動産權證書。

 

A某在1996年購買并入住了位于北京市(shì)通州區×小區×号樓×單元×,但在辦理不(bù)動産權證書的過程中(zhōng),恰恰碰上該房地(dì)(dì)産開(kāi)發公司申請(qǐng)破産,導緻無法拿到房屋産權證書。為了拿到不(bù)動産權證書,跑遍了區政府、區住房和城鄉(xiāng)建設委員會(huì)、區測繪所、區不(bù)動産登記中(zhōng)心、稅務所,但問(wèn)題一(yī)直沒有得(de)到解決。直至A某因病離(lí)世,他(tā)(tā)的這個(gè)心願都(dōu)未曾了卻。此後,其子A小某雖想幫其父完成這個(gè)遺願,但是苦于不(bù)知道(dào)該如何維權,隻得(de)焦急等待。

 

由于

l  該房地(dì)(dì)産開(kāi)發公司未進行合規測繪,導緻房産銷售合同上寫明(míng)的房産坐落地(dì)(dì)點與A某實際居住房産地(dì)(dì)址不(bù)符;

l  A某雖簽訂購房合同,但未取得(de)對應購房發票、收據等,因此無法證明(míng)A某已經全額支付購房款項;

l  該房地(dì)(dì)産開(kāi)發公司注銷後,其權利承繼主體(tǐ)無從查詢。

 

A小某咨詢了諸多律師,均認為案情複雜、欠缺關鍵性證據、涉及主體(tǐ)衆多,且訴訟風險不(bù)确定故均未予代理。在A小某感到不(bù)知所措之際,20185月底從朋友處了解到焦建律師在代理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案件(jiàn)中(zhōng)具有獨到的辦案經驗,便抱著(zhe)試一(yī)試的心情進行咨詢。焦律師在對案情以及A小某現有的證據進行了解後,出具了一(yī)份維權方案。A小某在聽完焦律師分析後,認為焦律師的方案切實可行,同時對案件(jiàn)存在的不(bù)确定性風險可以接受,于是當即簽訂委托代理協議。

 

接受代理後,焦律師通過前期調查、取證,收集到很(hěn)多關鍵性證據材料,為庭審奠定了紮實的基礎。庭審中(zhōng)被告一(yī)直态度強勢,但是在強大證據面前,案件(jiàn)一(yī)審勝訴【案号(2018)京0112民初34490号】。對方不(bù)認可當即提起上訴,經過焦律師缜密分析并制(zhì)定出有效應對訴訟方案,經二審審理最終判決維持原判【案号(2019)京03民終2319号】。本以為可以順利拿到房産權證的A小某,卻沒有想到對方拒絕執行判決。無奈,再次啟動強制(zhì)執行司法程序。在執行過程中(zhōng)遇到困阻,焦律師仍竭盡全力協助A小某,從測繪所測繪到稅務所納稅,再到不(bù)動産登記中(zhōng)心辦理房産登記,全程下(xià)來又曆經了半年的時間。直至2019年底,A小某終于拿到了這來之不(bù)易的不(bù)動産權證書。

 

具體(tǐ)裁判文書可以通過中(zhōng)國(guó)裁判文書網站(http://wenshu.court.gov.cn/)查詢

二審裁判文書鍊接(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15aeacdc9b2b4e5795b2aa1f0010c3cf

 

辦案律師簡介:

焦建律師,中(zhōng)國(guó)法學會(huì)會(huì)員、中(zhōng)國(guó)民主同盟盟員、第十二屆民盟中(zhōng)央委員會(huì)法制(zhì)委員會(huì)委員、第十一(yī)屆北京市(shì)律師協會(huì)互聯網金(jīn)融專業(yè)委員會(huì)委員、第三屆北京市(shì)豐台區律師代表大會(huì)代表、豐台區律協會(huì)信息網絡與高新技術法律業(yè)務研究會(huì)主任、豐台區律協人(rén)民調解委員會(huì)人(rén)民調解員。現為北京市(shì)在線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rén)、事務所管委會(huì)主任

訴訟方向:房地(dì)(dì)産、拆遷、交通事故、醫療、離(lí)婚、繼承、分家析産等案件(jiàn)